前途汽车70亿融资仍未到账 三次下发离职协议欲裁员渡难关-车震图片

作者:乾隆皇帝的儿子发布时间all:2020年04月09日 06:12:32  【字号:      】

前途汽车70亿融资仍未到账 三次下发离职协议欲裁员渡难关

“说好的4月1日上班,临时又通知复工时间再延一个月,这都是公司第三次更改复工时间了。”一提到工作,张晨(化名)就感到头疼。作为一名前途汽车内部员工,他渴望复工的心情十分迫切。毕竟不复工就意味着收入大打折扣,几个月下来,他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70亿融资仍未到账从扩招到裁员,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前途汽车正经历着其造车路上的至暗时刻。

第二款产品明年交付“对于我们这些没在裁员名单中的员工,公司明确告诉我们短时间内还发不出工资。公司当前的战略是集中所有资金投入到第二款量产车前途K20的投产及恢复线下运营上。”张晨说。

连续下发3份离职协议书“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公司便按工资发放等级分批停薪,以缓解资金周转不灵的问题。”张晨介绍称,公司员工工资划分为A、B、C、D、E、F、G七个等级,级别越高的员工,被停薪的时间越早。

“公司资金出现困难,这样做也是为了控制成本。”张晨称,离职与否,还是以员工主观意愿为主。

这份看上去颇为强硬的离职协议也被外界视为长城华冠强制进行内部裁员的佐证。“最新离职协议是针对那些被列入公司裁员名单员工制定的。”张晨告诉记者,此次裁员比例预计在40%~50%左右,公司员工人数将减少至800人左右。

不过,春节前已经离职的原前途汽车员工孙宇(化名)告诉记者,前途汽车承诺给他们的“十三薪”,要等到今年4月底前才能结清。

据张晨透露,从2019年年底开始,前途汽车员工的住房公积金便停缴,“五险”目前还在缴纳中。

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中为数不多手握新能源乘用车“双资质”的企业,前途汽车于2016年2月开始投资建设苏州生产基地,到2018年8月K50正式下线。截至目前,前途汽车仍仅有前途K50一款车型在市场上销售,且市场销量“惨淡”。

作为前途汽车的第二款产品,前途K20概念车在2019年上海车展上正式发布,量产版车型计划于2021年3~4月份正式上市并交付。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年上市到2018年底在新三板挂牌期间,长城华冠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逐年扩大,分别为-0.22亿元、-0.98亿元、-2.26亿元、-6.0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成立于2003年,2015年9月正式登陆新三板,成为新三板新能源第一股。但2019年2月20日,长城华冠已从新三板摘牌,试图转战科创板以谋求更多资金造车。

正是基于此,前途汽车自2019年9月起开始采取“AB级贷”的方式渡过资金难关。上述网友爆料内容显示,前途汽车要求工资A、B级员工、鼓励C级员工办理信用贷,用于发放员工工资。

“为缓解资金危机,公司确实采取了让工资A、B级员工办理相关贷款手续,以个人名义贷款给公司。然后,公司再按月支付A、B级员工贷款所需的每月利息。”张晨称,但贷款款项并不是用于发放员工工资,而是用于缴纳员工的“五险一金”。

对于上述情况,截至记者发稿,前途汽车方面表示,“对此,没有任何回复”。有观点认为,前途汽车作为造车新势力代表之一,其遭遇正是新势力车企的缩影。眼下,国内汽车行业正加速洗牌,前途汽车的“钱途”在何方?

2018年8月,前途汽车首款车型前途K50正式上市,定位为一款纯电动双门双座跑车,补贴后售价为68.68万元。彼时,陆群曾表示,前途K50并不是用来走量的车型,而是为前途汽车品牌定位和产品定调。

但首笔融资资金的滞后,致使前途汽车陷入资金周转困境。据记者了解,眼下前途汽车的70亿元融资仍未到账。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前途K50的新车交付量不足200辆。而前途汽车距离第二款产品的上市,仍有一年的“空窗期”。

3月中旬,长城华冠推出了第三份离职协议。该协议称,选择本周内主动离职的员工,公司将确保5月底前结清工资,无赔偿;选择2日内协议离职的员工,公司签署赔偿协议,按国家规定的N+1标准提供赔偿金,8月底前结清工资;选择继续在公司坚守的员工,公司会努力尽快解决工资问题,但短时间内无法给予时间上的承诺。

据公开数据统计,自登陆新三板后,长城华冠成功募资5次,合计募集资金21.2亿元。记者从长城华冠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长城华冠用于造车的20亿元资金已经于去年9月全部用完,只能等待后续融资款项接续。

“公司因为融资资金不能及时到位,确实出现了资金周转困难的情况。”张晨表示,其实公司多次延迟复工,也是变相节约支出成本的一种方式。

正是这笔延期到账的融资款,让前途汽车如今陷入窘境。据了解,上述融资款项金额高达10亿元,原计划最晚于2019年11月到账,眼下却一拖再拖,至今未见踪影。

之前,前途汽车的首款产品因市场定位和定价太高,目标人群太小,屡遭外界诟病。

前途汽车70亿融资仍未到账 三次下发离职协议欲裁员渡难关

事实上,早在去年9月,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原计划在今年8月和9月能分批到位的融资款,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账。这使得公司部分原定推进的工作,因资金延期到账而遇到困难。”

据记者了解,自2019年7月起,前途汽车率先停发了A、B、C三个级别的员工工资。“我因为级别比较低,从去年8月开始被停薪。到现在为止,包括十三薪在内,共有7个半月工资没发(期间发了一个半月工资)。”张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据悉,截至3月20日,年前离职的前途汽车员工工资已基本结清,而春节后提出离职的员工部分工资也已经结清。

“造车是一件非常烧钱的事情,长城华冠融资的钱全部都投入在造车上了。”上述长城华冠股东告诉记者。

尽管前途汽车陷入缺钱、裁员等风波之中,但其新品发布和研发工作并未停滞。据了解,前途汽车技术和研发部员工已于2月13日开始正常上班。

“前途汽车之所以有此境遇,一方面因为缺少满足主流消费市场需求的车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其母公司长城华冠太依赖于机构融资,缺少从市场上找钱的途径。”一位不愿具名的长城华冠股东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日前,有网友爆料称,前途汽车及其母公司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华冠)拖欠员工工资,并采用员工个人信息进行贷款发放工资。

“去年,公司签署完成了不下五笔融资,每笔资金都不少于10亿元,其中还有一笔融资额高达30亿元。”张晨告诉记者,从总数来看,前途汽车即将完成的融资金额将达70亿元。

第二份离职协议书则是在春节之后由长城华冠发出,适用于公司所有员工。这一举动,被外界认为是长城华冠“变相裁员”的一种方式。

“除了不发工资,技术和研发工作都在照常进行。”同为前途汽车员工的陆含(化名)苦笑道。

“前途汽车这一想法并没有错,因为一个高端品牌想要跻身中低端品牌市场,比中低端品牌跻身高端品牌市场容易很多,但这也仅限于行业发展初期市场,机会难求。”上述长城华冠股东认为,前途汽车前期把战线拉得太长,没有及时推出适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加快产品的更新迭代,以至于错失了在新能源汽车发展初期抢占市场的好时机。

截至目前,前途汽车及长城华冠共推出了三份离职结清协议书。第一份离职协议书主要针对前途驿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一家分公司员工。该协议书显示,今年农历春节前离职的员工,公司承诺在2020年2月28日前分两次结清工资。

据了解,长城华冠及旗下子公司(含前途汽车)从2019年开始大量扩招,人数从原来的600余人迅速扩张至2000多人。截至今年4月3日,长城华冠微信大群内员工剩余不足1440人,较3月24日减少了160多人。

张晨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公司暂时通知5月4日复工,但能否如期上班还是未知数。




渡劫失败整理编辑)

前途汽车70亿融资仍未到账 三次下发离职协议欲裁员渡难关相关新闻

专题推荐